刺马缘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
Cimafate

左手执剑 剑指九霄 且问大地

盟约于玄 玄华重生 听风渐起

刺骨而录 录世情缘 缘灭今生

马啸情寄 寄离人去 吟诵孤寂

终于归于沉寂,就像最初的一颗心,曾经火热的揣在胸膛,滚烫的无处安放,亟不可待的找人分享曾获得的成就,从没想过它也有一天会冷却,冷到我们只得环紧自己,小心翼翼,唯恐这仅有的记忆被无情的时间抹去。

繁华落尽,枯蝶也已不再恋着凋零的花。为什么我们总要过了很久,总要等到只能回忆时,才知道我们曾经错过的那一缕风景,在后来的日子里再也遇不到了。

时间是怎样的一种东西?它改变了一切,也带走了一切。昨日的剑玄还在眼前,今天却已悄然成为回忆。生命也是那么有限,那些属于你我的年轻亦是如此的缥缈,拥有时无法察觉,待往事已成为过眼云烟,方才了解到自己还未完全记下那曾在一起的美好时光。

我们至少应该有一次,为了江湖里的命中相遇而忘了自己,不求长久,不求同行,甚至不求曾经拥有,只求这个梦中的江湖里,我们抛开俗世繁华,弃去种种不快,在这里将心比心,调侃着天长地久。

岁月仍在,风景依旧,晴朗的夜空里对着划过天际的流星许下卑微的心愿:我欲把自己化为尘埃在这个红尘落定,随风散落在我守望的天涯海角,随灵魂飘飞在我期许的彼岸花从里。

在这里一些人遇见了,一些人失去了。游戏里是这样,生活里又何尝不是这样,四季不停的流转着,最后的最后,在时光的尽头,又会有谁陪在谁的身旁。似乎开始越来越多的失去,代替了所得,那些岁月中深深浅浅的痕迹,那些无法定格的记忆,又该如何取舍。是不是也要学着我佛拈花一笑的了然,轻拂衣袖,然后转身,离去!

每个人在自己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江湖结,在我们期待的江湖里:遇一人白首,择一盟终老

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,有我们的地方就是刺马。


博主想说的一些话

本文由公会成员ID蝶舞游魂撰写, 已得到同意发表在此博客.

插图原画摘自多玩, via 萤火臾凉

关于蝶舞游魂:

15年底加入左字刺马, 和大学同学皎月是好基友, 皎月那时是帮派第一个突破万字功力的少侠, 我与蝶舞开始频繁交流是在皎月去上海实习那段时间, 蝶舞帮皎月上号, 我会时常问起皎月以及他们大学同学每个人的近况.

转眼17年, 他们一群基友已经毕业, 蝶舞中途离开了大半年, 某日打开天刀, 惊奇发现帮忙还在, 故有此文此诗, 虽然诗句有点牵强, 但文中那段遇见和失去, 是我最喜欢的部分.

本来是择一城终老, 为了配合天刀的情景, 我改成了一盟, 世间太多分分合合, 或许在这快意江湖中总有那么一个地方会是你心灵的庇护地.

End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